深夜,蝉鸣风吟,长安外,官道上,一座荒败的土地庙。灶台前,随风摇摆的烛火发散出暗黄的灯光,残缺的神像吊颈着几根枯草,顶端已被灯火外焰灼得卷曲,除了灯火照亮的周围数

领着数十名精锐骑兵

  深夜,蝉鸣风吟,长安外,官道上,一座荒败的土地庙。 灶台前,随风摇摆的烛火发散出暗黄的灯光,残缺的神像吊颈着几根枯草,顶端已被灯火外焰灼得卷曲,除了灯火照亮的周围数尺,其余地方似乎浸泡在浓稠的墨汁中平常。 忽地一道惊雷,照亮了庙内靠墙休憩的男人,一袭青衫,细长的手指时辰扣住剑柄,眉尖斜斜上挑,犹如慑人的剑锋,直插入两鬓之间。 已而后,昏暗再次将他吞噬,朦胧只可瞥见他升沉的胸膛。 “小白,你为何回归?”一道嘹后的女声,好像夜莺般委婉。 “厚禄,荣华荣华,为何不来?”男人毫寡情感的严寒声调。 话音刚落,男人站发迹来意欲脱离,那道女声哀怨地说:“就这么急着走?” 男人没有答话,只是大笑着排闼告辞。 直到他脱离许久,一双明艳丽丰腴的手托起了油灯下的一卷书画,只见寥寥几笔勾画出一副狂人现象,桀骜的气质直欲破纸而出,上题: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? 题名:李白 一、 长安来了一个狂人,那人刚来到城门,便依然掀起了轩然,只见他手提着一个血淋淋的蓝布包裹,忽略如临大敌的城门守军,自顾望着苍穹上展翅遨游的鸿鹄。 裨将闻讯而来,领着数十名精锐马队,甫一来到,狂人便将手中的包裹甩到他脚跟前,包裹散开,滚出了六颗人头。 “路遇劫匪,顺利斩之。”狂人说道。 那名裨将留意将那几颗人头翻来覆去看了数遍,确认是几名恶名远扬的山贼,沉吟俄顷后战战兢兢地问:“尊驾是?” 狂人粲然一笑道:“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。” 闻言裨将大吃一惊,速即让军士们破除提防,亲身迎李白进城,悄然俯在耳边说:“贺大人已命在下在此恭候尊驾多时。” 李白点头浅笑,不拘一格,伸手便揽着那名裨将,大步走着说:“那快快去罢,饿死我啦。” 裨将颇有些不风气李白的豪爽做派,只可啼笑皆非为他领路,但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联依然迫近了几分。 乘上备好的马车,一块震荡来到了贺府,贺知章早在大门相迎,李白笑着揭开马车门帘,刚一抬腿,便有一名下人跪伏在马车旁,让他好踩着下地,李白单脚悬空了霎时,却是“嘿”的一声,绕过了那名下人,直接风趣地单脚跳落地面,好霎时才找着了平均。 贺知章善意地笑着,可他身边大家的笑声就算不上善意了。 “跳梁小丑!”或人揶揄道,李白挑眉一看,是一名贺府门下的门客,手掌布满老茧,该当是一名生色的剑客。 “哦?”旁人也不见李白怎样行为,模糊现时闪了一下,便瞥见一把长剑悬在了那名门客的头顶一寸,李白握剑的手骨节清楚,维持原状。 笑声戛然而止,一瓣桃花悠悠落在了剑尖,李白收回了剑,捻起那瓣桃花放入齿间品尝,快意道:“仲春末的桃花最为娇嫩,假如落在秽物之上,岂非暴殄天物?” “洒家然而怜香惜玉之人。”李白对那名如遭电亟的门客眨了眨眼,大笑着走进了贺府。 二、 这一年,李白由人引荐入朝为官,行事桀骜不羁,却深得玄宗热爱,不光让太监高力士为其脱靴,更是夜夜相邀品诗弄月,相谈甚欢。 是夜,李白酩酊沉醉,竟不知怎样走错了路,末了在御花圃里袒胸而睡。 “此人是谁?好生冒昧。” 李白睁开眼,只见两名女子结伴而来,恰恰碰见了躺在御花圃中的他。 李傻瓜痴一笑,醉眼模糊地说:“两位仙女自何而来,往哪儿去?” 身穿鹅黄色衣裳的女子神志一变,娇喝道:“恣意,哪来的跟班?我是宰相府的令媛,身边这位姐姐是杨贵妃,你不发迹行礼罢了,安敢出言浮薄?” “嘿。”李白摇摆着站发迹,轻轻捏起鹅黄色衣裳的女子的下巴,邪笑着说道:“天底下还没有我李白不敢做的事。” “放胆……”此时杨贵妃刚才发声,但语气却不自发脆弱下来。 鹅黄色衣裳的女子好阻挡易挣脱开来,拉着杨贵妃便走,转头恶狠狠地劫持道:“李白,我记着你了。” 李白神志酡红地望着两人匆忙脱离的背影,只是眼里哪再有半分醉意,有的只是浓浓的哀悼和怅然的追溯。 “玉环。” 他从贴身之处掏出一块通体剔透的翡翠玉佩 ,指尖温存地屡次摩挲,犹如触摸爱人的肌肤。 逐渐地,他落下一滴眼泪,尔后拂衣告辞,再次猖狂地大笑起来。 三、 “我要面见圣上。” 明天,李白站在宫门前,对阻碍他的御林军统帅说。 御林军统帅指了指他腰间的佩剑说:“配剑上殿,意欲何为?” “哈,负疚负疚。”李白将佩剑解下,递给了统帅,这才瞥见李白腰间还配着一条桃木枝,固然瑰异,但也无话可说。 于是李白便一块吟歌而行,此时恰是早朝,文武百官对李白的狂傲早已见责不怪,反而好奇他来此的宗旨。 唐玄宗宇量广阔,亦不认为忤,笑问李白因何而来? 李白回以一笑,抽出腰间的桃木枝,咻地绷直,身上似乎有一阵凛然的气派:“来弑君。” 刀剑出鞘,殿内的武将军士纷纷围在了唐玄宗身前,空气一触即发,唐玄宗却照旧淡定自在,不无可笑地问:“就凭这条桃木枝?” 李白闲庭信步地接近,笑着说:“能杀人的,即是白,恐怕你可能称它为桃木剑。” “哦,让朕看看,桃木枝怎样杀朕。”唐玄宗掉臂近臣的劝阻,照旧安坐龙椅之上。 一声令下,数十名精锐军士持剑向李白攻来,李白胸有定见地逐一避开,腾挪间乃至抽了几记桃木枝,无一各异都击打在最虚亏的、没有盔甲防护的脖颈之上。 末了果然奇特地绕过了众军士,越来越切近唐玄宗,而玄宗式样也开首凝重起来。 “我本是长安城外坎坷文人,胸无,只愿花前月下,与青梅共度一世。” “不虞旋里省亲返来今后,青梅已入深宫之中,我托人寄信,她说不肯一世贫苦,那好,而今我也不受这鸟气!” 玄宗听着李白大声道出缘起,心中已清楚,数年前微服私巡,偶遇一女子杨玉环,顿时惊觉天人,动了立妃之心,无奈那女子涓滴不为所动,只可劫持她,假如不从便让人截杀了她的情郎。 为了保全李白,杨玉环便入了宫。 “你若杀朕,民不聊生,此事固然朕于你有愧,但朕执掌之下的大唐,国运兴盛,子民天下太平,你杀了朕泄愤,却置世界子民水深炎热之中。” 唐玄宗说道。 李白脚下一顿,但很快便不屑道:“与我何关?” “杨贵妃,已怀有龙胎。”唐玄宗又说。 李白闻言一怔,片时后癫狂地大笑起来,惨白的嘴唇开开阖阖,干涩的喉咙却说不出“与我何关”四个字来。 于是他掏出玉佩掷碎在地,跌跌撞撞地脱离,将士们正欲追杀,唐玄宗一挥手,无力地说:“让他走罢。” 四、 李白披头散逸走了许久,不知往那处去,只是想着离长安越远越好…… 他乃至没有提神到死后时辰紧随着一名衣着鹅黄色衣裳的女子,恰是宰相府的令媛…… 至于今后,又是另一段故事了…… --------------- 负疚,写砸了。 今晚睡前故事读者票选的是:李白 写着真头疼,有点自曝其短的道理,我的阅读量很少,对汗青更是一无所知,以前写过几篇汗青人物的故事,无一各异招来一片骂声。 简直是硬挤出来的文字,也许毁了你们心目中的李白。 负疚。 晚安,美梦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 下一篇:王力宏天天给她写信,因为打电话太贵了;收入比较多了以后,改通电话;网络普及了,天天通电子邮件    

Powered by 名英蓓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6-2021